• 【小鎮故事】土鳳梨酥的風土和紅酒的風土
  • June 3, 2013
 
土鳳梨酥的風土和紅酒的風土
若吃過台灣本地可口鳳梨的人,在加拿大就是買到最好的鳳梨,也會覺得難以下嚥。這是馬偕博士在一八九五年所出版的回憶錄《福爾摩沙記事》(From Far Formosa)對台灣鳳梨的盛讚。 馬偕博士吃到的鳳梨,應該是當時候的在來種,紅皮種的。我們熟知的開英種和沙勞越種(或叫做二號三號)在記錄上是1911年後才引進的。事實上,從現在的舌尖觀點來看,馬偕吃到的多半是粗絲,果體大小不一,可能是紅皮,也可能是烏皮,或青皮的鳳梨。但絕對可以肯定的一點是,馬偕博士肺腑之言。

那麼,該怎麼理解馬偕的這番話呢?當時全世界還談不上農業改良技術,水果或物產只能結結實實地比每個產地的地質水文氣候,我名之為風土。

風土是氣候,土壤,慣行農作以及農作物本身因為當生活文化價值形塑,經過一番用進廢退後存留的物產滋味。

我們且以馴化將近百年的二號三號土鳳梨為例,八卦山台地是台灣種植鳳梨的最北邊了,論鳳梨喜歡的氣候溼熱比不上接近赤道的屏東,卻因為局部地形的霧罩日曬和八卦台地的紅土,令到二號三號鳳梨的甜酸比在台灣成了一種特殊的風物。

食也,時也。

經過長久的醞釀,法國的葡萄酒求取得是一地風物的精華, 波爾多和羅亞爾河的就是不一樣(沒有高下之別),八卦山的土鳳梨就是和屏東的土鳳梨不一樣,當我們喝到波爾多的品特種,或黑糯葡萄酒,我們不是正在飲著這一地的風土嗎? 

於是,我們可以說,馬偕吃到的是台灣在來種鳳梨的風土,而藍家想要你吃到的鳳梨酥,是這家人守在土地百年下的土鳳梨風土。

* 為必填欄位